璟小灵

一蓑烟雨任平生

【维尤】Halloween

慎入!冷坑、维克托x尤里   无敌颜值

落地窗前,窗帘静静伫立在两旁,那个男人的身影,修长而挺拔,在幽柔的夜色里散发着一抹月光般柔和的气息。

“维克托……”尤里怕惊扰到他,难得体贴语气轻轻地叫了一下他。

他遥望着远方,迟迟没有回头。

突然说道:“过了万圣节,我要回去日本了。”

尤里不满的嘟起了嘴,阴阳怪气道:“勇利三天不见了呢,比起炸猪排饭是不是更想我呢。啧!”

“怎么?吃醋了?”维克托优雅的像只天鹅一般转身走近尤里,凭借着得天独厚的身高优势,轻轻地捏住了尤里白皙的下巴。

尤里像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“啪”的一声打落维克托的手,往后退了几步,他心里气炸,恶狠狠的瞪着他“吃个鬼醋,当初你选择勇利的时候,就恨不得你别回来呢!切!”转身噔噔就往门口冲过去。

维克托三步并上两步,一手揪住尤里的衣领:“好歹我们是同门师兄弟,何必一言不合就发脾气?”

尤里扭头看着他,呲牙一笑:“管我,记住你的承诺就好。”

维克托脑子一下子冒出N多个问号,什么承诺?那一个承诺?但嘴上还是讲着:“我当然会记得,万圣节不去玩玩吗?挺期待你化一个美妆穿套奇装异服让我惊艳一下的呢~”

“有什么好玩的,哼我就偏不弄。对了你有万圣节礼物给我吗?”

“当然有。”维克托松开手,尤里欢快的转过身,扬起漂亮的脸蛋,嘴角微微往上翘,有点开心。

“准备什么时候给我?”

“现在。”维克托知道这只小鬼有时候很容易就满足,譬如现在。跑进房间,拿出一个礼盒,递给尤里:“打开看看,估计你会喜欢!”

“什么东西嘛~”小鬼尤里高兴地打开盒子,一看“哇”的一声叫了出来!原来是一顶炫酷的礼帽,微翘的帽檐上有一条串着一颗蓝色水晶的银色帽链,尤里往自己的头上一戴,对着维克托就来了段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,眼神无比的妖冶,碧绿的眸子如宝石熠熠生辉,似有万种风情,仿佛要把维克托给吸进去。

“看你送我礼物的份上,我请你玩一趟。不过,我希望维克托•尼基福罗夫你——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在我面前提起胜生勇利,最好你也不想他。”尤里一脸的严肃。

“我尽量。”

小轿车“嗖”的一下开到了楼下门口停下,尤里扯着维克托上车。尤里双手插衣袋,吹了一口清亮的口哨,对着开车的青年说:“hey伙计去你家老店,你知道怎么做的了。”

维克托知道这只小野猫从来都没有安分过,对于他的世界多多少少还是抱有各种的猜想好奇的。不过到了目的地之后不禁“诶”了一声,这家伙够野的啊,夜总会这种地方也敢带我来,还是个地下未成年人夜总会。走进去一看全都是少男少女,举杯开怀大笑,或是在舞池扭摆身体。尤里在滑冰领域表现卓越,俄罗斯大把人知道他,他虽然爱玩但也不会傻到贸贸然就和他们厮混在一起,搞了一些负面新闻他自己不怕,倒是怕教练天天唠唠叨叨凶来凶去怪无趣的。

尤里一踏进这个地方,那种放纵的感觉就逐渐飙升,他轻车熟路的带着维克托来到包间,对着侍者不耐烦的叫着:“酒酒酒!”

“你一个未成年人喝什么酒,不准喝。”维克托决定制止他。

“有什么关系,我看你是因为喝不过我才说这种话的。”尤里一脸不屑。

此时酒上来了。红酒、伏特加、威士忌一列排开。尤里熟练的开了一瓶威士忌,也不招呼维克托,直接往自己喉咙里灌。但维克托没有给他机会,手疾眼快的夺了过来“宝贝,你这样会伤脾胃的知道吗?”

“出来玩,这么拘泥干什么。”尤里轻笑。
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维克托浓烈感觉到一股堕落的气息。

“每次都是我听你的!”尤里想起了以前两人亲密无间,现在不单单隔了一个勇利还隔着一个日本,一下子恼火到不行。

“这次再听我一次,好不?”

“偏不!!”尤里一直克制的情绪突然就爆发了,起身就压住维克托,使劲的把酒夺过来。

“尤里你怎么了?尤里!”

“反正你明天就要走了,陪我喝酒都不行吗!”抬起红红的眼睛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看到他这样,维克托于心不忍,精神稍微松弛了一下,威士忌就到了尤里手上,微凸的喉结上下滚动,几口酒下肚,尤里就更肆无忌惮了。

维克托侧身摁住他双肩反压尤里,也不管酒洒不洒出来,柔声道:“你啊,真是爱耍小性子。乖,别喝酒。”

“为什么总是我要听你的,你一句都不听我的!我希望你留在我身边,你为什么飞去日本!”尤里一肚子委屈像只受伤的小野猫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。

维克托无言以对,从尤里身上起来,默默地喝起了闷酒。

半瓶伏特加过去了。

尤里见维克托不理自己,火不知往哪里撒,拿起桌上的红酒狠狠得往地上摔。

“好啦好啦。”维克托知道他那火爆的脾气,这家伙吃软不吃硬,不哄不行。于是一把搂住尤里的脖子,把小豆丁夹在自己腋下,另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他金黄色柔顺的头发,“不是说好要带我玩吗,怎么不是开开心心的嗯?”他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拖长了的尾音,糯糯软软。尤里对这种语气这种话完全没有抵抗力,在身体接触间,很没出息的红了脸。

暧昧的气息在寂静的房间里氤氲流淌,才持续了不到几秒,一阵突兀的铃声打破了宁静。维克托的手机响了,尤里顺势一瞄——勇利。

勇利打过来的!

尤里一言不发,正想好好看看维克托的反应。维克托用询问的语气道:“我去接个电话?”顺势就松开了尤里,没等尤里回答,就按了接听键,手机就往耳朵凑,身体就要往前起身,就在这时候,尤里完全没有给他起身听电话的机会,他速度快的惊人,维克托毫无防备被他一手拍掉了手机。

“尼基福罗夫你今晚只能是我的!”

另一边勇利喂了几下,突然听到尤里对维克托表达强烈的占有欲的话,缺乏自信的他默默地挂掉了电话,怔忡的望着窗外的夜色。

尤里没有等任何人说话,极其霸道的堵住了维克托的唇,即便维克托有话要说,那些话也被吻得细碎。尤里吻得极其温柔挑逗,维克托慢慢回应着,但半瓶伏特加的威力还是不可小觑的,酒意一上来,情欲被撩拨的难以忍耐,两人大力吮吸纠缠,维克托的吻技实在高出尤里太多,到后来尤里觉得自己的呼吸几乎快要被他夺去。

尤里只觉得空气在发烫,脑子也晕乎乎不知身处何方。心里默默祈祷着这种温暖,请不要到头。

_(:з」∠)_自力更生蹲冷坑。有没有同好抱紧我……

评论(36)

热度(53)